农业科技

四川苍溪县产业办沈勇德向记者介绍猕猴桃产业受灾情况。水库底部土地龟裂四川苍溪云峰镇三平塘干枯蓄水状况四川苍溪文昌镇金魁村失去蓄水功能的山平塘已透底开裂 “十年九灾、十灾九旱”的川...

四川苍溪县产业办沈勇德向记者介绍猕猴桃产业受灾情况。

水库底部土地龟裂

四川苍溪云峰镇三平塘干枯蓄水状况

四川苍溪文昌镇金魁村失去蓄水功能的山平塘已透底开裂

“十年九灾、十灾九旱”的川北老旱区—四川苍溪遭遇55年一遇的特大旱灾,全县农作物、猕猴桃特色产业等损失巨大,特别是人畜饮水出现严重危机,农民也因此蒙受巨大经济损失。对于这样地区,应逐步提升抗旱救灾能力,消除“等靠要”的思想,通过建设一批水利设施对旱涝进行“调节”,将经济安全隐患消灭在萌芽状态。

随着全球气温变暖,加上自然环境遭到破坏,自然灾害频频出现。我国部分省市正面临着自然灾害带来的各种困扰 ,一些地方因缺乏有效抗灾能力,产业发展乱象,或常态性灾害意识淡薄等因素,致使大灾降临防守失控,从而暴露出严重的经济社会安全隐患。

日前,《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在四川广元市采访发现,今年55年一遇的特大旱灾,让79万苍溪县人民苦不堪言,全县农作物、特色猕猴桃产业、苍溪雪梨、畜禽养殖业等遭到重创,特别是人畜饮水出现严重安全危机。 受连续8个多月的恶劣气候影响,已导致苍溪县39个乡镇、763个村遭受不同程度的旱灾。因特大旱灾已导致15万人饮水危机,46万头畜禽饮水困难;农作物受灾面积46.55万亩,造成直接经济损失2.5835亿元;猕猴桃特色产业受灾面积12万亩,直接经济损失高达2亿元。

面对这一连串惊人的数据,苍溪人无不揪心。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特大旱灾背后,到底还隐藏着什么?是抗灾能力差,还是产业盲目扩张所致?《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进行了深入采访。

三农经济遭到重创

苍溪位于四川盆地北缘,秦巴山脉南麓,嘉陵江中游。幅员面积2330平方公里,辖39个乡镇,总人口79万,其中农业人口66万,耕地58万亩,是一个以产粮为主的农业县,年平均降水量为1100毫米。此外,苍溪县受大巴山、米仓山构造控制,以干旱为主的自然灾害十分频繁,全县人均水资源占有量仅1380立方米,不足全省平均水平的一半,是“十年九灾、十灾九旱”的川北老旱区。

新葡萄京娱乐场app,近年来,随着全县特色猕猴桃产业在30个乡镇迅猛扩张,农业灌溉用水和特色产业用水需求矛盾突出,这加剧了原本抗旱能力差的三农综合体的自然灾害风险。

苍溪县长年靠天吃饭,然而,今年因天公不作美,累计降雨量不到200毫米,水利设施在持续干旱环境下几乎成了摆设,甚至失去了应有功能。截至目前,全县仅有蓄水3700万方,小微水利工程蓄水基本枯竭,大部分小ⅱ型水库及山平塘基本在死水位运行,甚至透底开裂。为此,全县出现了历史性“水荒”年代。

据苍溪县水务局防汛抗旱减灾指挥部田举介绍,今年连续受“春旱、夏旱、伏旱、秋旱”的恶劣气候影响,全县农作物、猕猴桃特色产业等损失巨大,特别是人畜饮水出现了严重危机。

为缓解旱情危机,县水务局防汛抗旱指挥部启动了全县抗旱ⅲ级应急响应,掀起全民抗旱自救热潮,千方百计把旱灾带来的各项经济损失力争降到最低。

田举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苍溪县财政已拨付抗旱救灾应急资金200万元,并组织动员全县广大干部深入一线帮助农民开展抗旱自救工作,县水务局已投入500万元对一批小型蓄水工程进行清淤、维修和整治。但是,因地方财力受限难有“回天之力”。

对于如何将降低旱灾导致的重大经济损失?防汛抗旱减灾指挥部负责人杨文生介绍说,县委、县政府出台了《防汛抗旱确保农民增收十二条措施》。

据资料显示,按照“先生活,后生产”原则,组织发动群众“打井和背、挑、担”等取水方式力保生活用水。同时,抗旱服务队采取“拉、送、提、引”等方式解决人畜饮水。

在生产用水方面,苍溪县水务局要求各乡镇采取“蓄、引、堵、拦、提”等措施,保苗护苗,严格小型水库和山平塘用水审批制,让有限资源发挥最大化效益。

杨文生说,因水稻受损面积严重,鼓励农民“水改旱”,将绝收的水稻、玉米地块改种秋洋芋、冬蔬菜等措施弥补粮食作物损失。

苍溪县“三农”经济遭到了历史性重创。采访中记者得知,“今年粮食作物损失很严重,幸好农民有粮食积蓄,吃饭不成问题。但农户种植的猕猴桃经济损失就严重了,眼目前最怕的是水荒”。一位李姓村民如此哀叹:“我们农民真的伤不起”。

“抗灾能力”失控

据了解,今年特大旱灾,全县有中小型水库258座,仅有中型3座,小ⅰ型18座有一定的蓄水量,其他 237座小ⅱ型水库基本无蓄水, 全县所分布在村社的11542口“山平塘”几乎透底开裂,失去了蓄水能力。因此,在抗灾自救的同时,加大水利建设投入“刻不容缓”。

记者采访中,许多村镇干部都有相同共识,要真正提升农作物,当务之急要加大“山平塘”及建设,已有的病塘要进行标改。

在云峰镇李林镇长告诉记者,“真正抗旱能力强,作用大,莫过于加大"山平塘"的建设,但是,国家中央财政专项资金没有对山平塘扶持政策,这是一大困惑。”

李林分析认为,如果中央财政能把“山平塘”纳入专项惠农补贴政策,那将是贫困县的一大喜事。有了“山平塘”的建设资金,再大的旱灾都能应对解决。

而事实上,国家和地方财政对中小型水库投入比重很大,但是,真正旱情到来时因水库分散很难抗旱供给。

对于具备近距离抗旱功能的“山平塘”有的出现严重病库失修,大多数设计分布不均匀也是导致无法远距离给水的根本原因。

其实,中型和小型水库抗旱作用并不大,这是国家政策资金投入的一大误区。为防患于未然,国家应加大对旱区“山平塘”政策扶持倾斜,加大中央和地方财政资金投入,使之防患于未然。

“大旱来临,灾害无情”。目前,农作物浇灌处于“望梅止渴”状态。苍溪县旱情有持续延伸之势,老百姓将眼巴巴地看着农作物慢慢死去,投资巨大的猕猴桃产业变成泡影。

苍溪县水务局防汛抗旱减灾指挥部杨文生仔细算了一笔账,全县如果真正把水利抗旱设施完善配套,建好农村合理分布的“山平塘”及排灌渠系,加上每家农户都建设一个100立方米抗旱池,预计资金在3亿多元。

对一个国家级贫困县而言,可以说是“痴心梦想”, 杨文生向记者说,苍溪县哪里有这笔巨大的资金投入,这个美好愿景与期盼几乎为“零”。

旱情下的特色农业

一个国家级贫困县,一个山区农业大县,在没有工业支撑的情况下,却爱上了猕猴桃产业。苍溪县猕猴桃产业办程道平告诉《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近年来,猕猴桃是全县层层目标考核的特色支柱产业,目前已发展了26.41万亩左右,涉及30个猕猴桃种植基地,已建成6个万亩猕猴桃现代农业园,500亩猕猴桃标准示范园已建成80个,年产鲜果6.8万吨,年产值9.5亿元。按照县上的发展要求,每年必须以6万亩以上的递增速度,并纳入了“一把手”考核目标,到2017年将发展到50万亩猕猴桃种植面积,目前看来要实现这一宏伟目标将面临巨大压力。

记者采访了解到,猕猴桃生长属性既不能“抗旱”更不能“耐涝”,是一项高风险的弱势产业。文昌镇农经站罗毅说,猕猴桃种植中途不能出现任何灾情,否则不管是种植业主或者是农户,那经济损失相当严重,任何形式的种植户都“伤不起”。现在的种植农户最怕旱灾,家家户户“惜水如金”,可以说把猕猴桃当成了“摇钱树”。猕猴桃特色产业,尽管市场价值很高,但却属于高风险产业。以3年挂果期计算,每亩投资成本在20000元左右,从第四、第五、第六到第七年才可能收回成本初见效益。

苍溪县猕猴桃种植面积70%是农户,30%的种植面积是现代农业园和示范园。但在政策扶持以及水利设施资金投入,主要力保现代农业园区,全县大面积的农户基本没有什么补贴。被扶持的是猕猴桃农业现代园区为基地大户,而分布在全县各乡镇的猕猴桃种植农户很难“受宠”,甚至成为了被政府遗忘的角落。这在当地称之为“抓大放小”的社会怪圈。

“就抗旱能力而言,猕猴桃现代农业园肯定比农户强”。程道平说,只有沿公路的农业园区基本上完善了抗旱水利设施,而对于道路不方便的基地农户根本没有投入。这就叫所谓的“面子工程”,明白人都知道。

据县猕猴桃产业办沈勇德介绍,今年苍溪县现代农业园区猕猴桃基地受灾也比较严重。根据统计,全县猕猴桃受损面积为12万亩,其中绝收面积有7300亩,受灾产量1.25万吨,直接经济损失高达2亿元。

记者在文昌镇采访时,镇长张松有不同看法,“我们文昌镇最适合种植猕猴桃,但是不主张大面积土地流转,把土地交给外来业主经营发展,农民得不到真正实惠,发展农村地方经济,就是要让大多数农户增收致富,不是为了个别投机商人赚钱。”

但是,张松最担心猕猴桃产业大面积迅猛发展,一旦受市场影响出现“卖果难”那就麻烦了,他认为发展猕猴桃产业应因地制宜,不得盲目扩张。

在文昌镇金魁村,村支书王崇喜告诉记者,今年干旱来临前,镇政府提前有预案,经常组织防汛抗旱知识培训,农户抗旱自救意识较强,虽然猕猴桃和粮食作物受到灾害,但比起其他地方旱灾相对轻得多。

记者在陵江镇陵江村5组采访了解到,农户罗万金种植的猕猴桃因干旱减产80%以上,所买的农业保险不起作用。据说每亩猕猴桃保险理赔在200元左右,这点保险赔付简直是杯水车薪,根本无法弥补灾害带来的经济损失。

如何保障苍溪县农作物稳产增收?如何保障特色猕猴桃产业可持续发展?如何提高全县的抗旱救灾能力?将是一个备受关注的大问题。

截至目前,苍溪县随着旱情继续延伸 ,特别是在今年8月、9月、10月这三个月蓄水期,如果无充足的降雨量,全县所有的水库、山坪塘、抗旱池将全面瘫痪。

如果抗旱能力失控,那么,2015年苍溪县全县的农作物,特色猕猴桃产业,人畜饮水问题将出现重大的经济安全隐患,后果将不堪设想。

有专家分析认为,由于环境生态遭到破坏,自然灾害从过去规律性已转为了常态性气候特征,对于“十年九旱”的区域应早准备,早预防,逐步提升抗旱救灾能力,消除“等靠要”的思想。一切从实际出发,将经济安全隐患消灭在萌芽状态。

采访中,有业界人士直言不讳:对于常年旱区的农业大县应当立足“三农”经济发展,不得大搞特色产业“政绩工程”,更不能盲目追求gdp经济增长值。一旦产业发展乱象失衡,将导致顾此失彼甚至得不偿失的结果,最后收获的是一大堆数据,而失去更多的是天下民生。

其他新闻
  • 国内长势:1日郑棉1501公约小幅度下落,开盘于14210元/吨,收盘于13905元/吨,较前生机勃勃交易日跌3... 澳门新萄京app,本国长势:1日郑棉1501合约大幅下落,开盘于14210元/吨,收盘于...
    2020-01-02
  • 多年来欧洲联盟食品安全局(EFSA卡塔尔(قطر‎就修定乙嘧酚磺酸酯(BupirimateState of Qatar在多样蔬菜和水果中的最大余留限量(MRAV4L卡塔尔(قطر‎发表意见。EFSA依照风险评估数据提议:将乙...
    2020-01-02
  • 钾肥行情持续向好,货源紧张和下游集中采购是主要支撑因素。下游复合肥厂秋季订单预收款情况较好,原料采购仍有一定需求,预计短期内钾肥价格小幅盘整上行为主。国内...钾肥行...
    2020-01-02
友情链接

公司名称澳门新浦京8455com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dipingqi888.com. 澳门新浦京8455com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dipingqi888.com. 澳门新浦京8455com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公司地址http://www.dipingqi888.com